急需输血🚑

点这里请求关注 ↓↓
金毛子
追星狗 陈立农100%
小英雄/海贼/漫威
荼毘的隐秘妻子 乙女狗
⚡️雷点:出茶、除信农的All陈立农cp向
佛系写文,杠精退散

【我英乙女】“你最近长胖了”①

食用须知-


*我英乙女

*ooc

*可能会有女子组的后续


内含:鸣/胜/出/轰


鸣-


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吃货,兴趣就是吃饭。


但自从和上鸣电气在一起后,你的兴趣就变成了和他一起吃饭,还有看他吃饭。


几乎是有空就会和他跑遍雄英附近饭馆小摊,馆长阿姨市场大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们的英雄事迹。


没空就点外卖。


这样的生活好虽好,但上鸣最近又考虑到一个问题——


“那个...你是不是胖了啊?”


你正高高兴兴准备拿薯片的手微微一顿,立刻就是一个白眼投了过去,但同时也下意识地低下头捏了捏自己的肚子,感受到一阵蓬松又带有饱满的感觉。


...........


一瞬间的无言。


“呜啊啊啊啊啊都怪你!!!!!如果你当时阻止我我就不会胖了!”


你一把把薯片扔开扑过去要打他,却被转圈圈似的攥住双手,肩膀被他牢牢扣住往他身边带。


“这不挺好的吗?”上鸣朝你灿烂一笑,低下头对着你因为发福了而微微鼓起的小圆脸,下手捏了捏。


“唔...疼啊。”你不满的拍开他的手,没脾气了。


“反正你胖了我来养你嘛!咱们还能试试网上那个电疗?”他半开玩笑的安慰你。


“就你屁话多。我今晚要节食。”你小声嘟囔。


“好啦好啦,走,吃饭去咯——”上鸣无视你要减肥的各种天盟海誓掏出手机动作熟练订下饭馆,搂着你就往外跑。


“等等,我不吃啦——!!

“算了,陪他吃最后一次吧...”



胜-


“喂,你最近是不是变胖了。”


爆豪和你一起放学,本无言的路上他却突然吐出这句话来,呛得你差点摔在路边。


“有吗!?”你满脸不可置信,拍了拍自己的脸,却感觉到一股肉肉的触感。


“...好像还真是...”你欲哭无泪,赌气般的一边走一边踢路上的小石子,嘴里嘟囔着什么。


“那我从现在开始节食了。”


“哈啊?节食?就你?”爆豪一脸鄙视,很是欠揍。奈何你又打不过他,扑上去也是死或者残。


“你什么意思啊!!”你急的跺脚,“要不是因为和你一起出去吃饭的,我才不会胖!”


“怪我吗你这个蠢女人!!?”


“废话——!小胜就是害我发福的凶手,略——”你朝他吐舌头。


“你——给——我——等——着——!!”后方传出爆豪的怒吼,你赶紧加快脚步往前跑,在思考晚饭要吃些什么安慰安慰身后被自己逗炸毛的男朋友。


反正胖了有他养着我。


至于减肥嘛,以后再说啦。



出-


“出久!”你在雄英门口等男朋友放学。


看到他后几乎是下意识的飞奔过去往他身上扑,上身被他牢牢抱在怀里。


“下午好呀。”绿谷笑眯眯地摸了摸你的头发,你们并排一起走。


他好像有什么话想说。


你悄悄抬头看看他的脸,完全就是一股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。


“出久——”你朝他耳边喊一嗓子,吓了他一跳。
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呀?”


“诶——啊不...那个...就是觉得...”


“x酱最近...”


“是不是经常吃零食?”


他扒拉着自己蓬松的头发,别别扭扭的说出来,又觉得有点不太好,赶忙跟你道歉。
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——”


“好啊出久——你现在都嫌弃我胖了是嘛?”你其实并不和另外那几家夫人一样在意这些。也不会刻意去减肥什么的,但看到他这么在意这个,还是装装生气的样子叉着腰质问一下吧——


“抱歉!” 绿谷双手合十。


“但是x酱的话,胖胖的很可爱啊。刚刚抱着的感觉也很棒...这样我觉得就很好了。”


你最后还是没装出来,噗嗤一下没憋住笑了出来。


“你觉得我很在意吗,出久?我无所谓的啦。”你朝他摆摆手,嘴角带笑,先一步走到他前边,没让他看见你红红的脸颊。


说我可爱什么的,犯规。



è½°-


你和他像往常一样在饭馆里吃着荞麦面,吸溜吸溜热腾腾的面条,吃的你无比幸福。


但你发现,你们两个从一开始进来面馆起,轰焦冻就经常盯着你看,搞的你有点不知所措。手往脸上抹了抹也没有什么东西呀——


吃完最后一口,你放下筷子,一脸严肃的端正坐在椅子上和他对视。


“轰君想和我说什么...没关系!是什么我都有心理准备的!”


“啊...你误会了。”他急忙摆摆手,用纸巾替你擦去嘴边吃面溅上去的汤汁,却招到你的不满。


“什么事嘛!”


“啊...就是,最近你发福了。很可爱。”轰焦冻嘴边带着少见的笑意,惹得你脸上一阵发热。


“才不可爱呢,都胖成球了...”你气呼呼的喝了一大口汤,转头幽怨的盯着他。


“是你的话,怎么样都很好看。”轰焦冻揉揉你的头发,起身拉你起来。


“还吃夜宵吗?”


你一顿,拉拉他的衣角跟在他身后走回去,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。


“你做我就吃。”

【安艾】告白

退坑人士忍不住发出安艾好好吃我要复健的声音


小甜饼 ooc




-







“本小姐才不喜欢他呢——!”




不知道是第几次了,艾比揪着小花的花瓣,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赌气,一股脑的全丢在草坪上,然后又躺在那胡乱翻滚。




她脸颊红通通的,半晌才蜷缩起小小的身子,手掌托着脸颊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


“老姐、老姐!”远处传来埃米寻人的声音,把陷入沉思的艾比一把拉回现实。她急忙站起来整理刚刚因为折腾而脏兮兮的衣服,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。




“老姐,安迷修说他要找——你——诶——”埃米咳咳两声,双手背后在艾比身边踱步转圈圈,意味深长的拉长几个字的声音,惹得姐姐脸一阵红,理所当然的得到了一顿爆锤。




“本小姐知道了!!”艾比故作镇定,实际上软塌塌冒烟的呆毛已经暴露了慌张的内心,一步两步僵硬地绕过自家老弟。




好嘞。埃米在心里悄咪咪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。




为了成就老姐的爱情,我只能牺牲我自身了!!埃米捂着刚刚被锤了一拳还隐隐发痛的额头,默默想。






安迷修在目的地不安分的来回走动,身后背过的手因为紧张得冒汗而一直湿漉漉的,攥着捧花的小蝴蝶结因为湿润,变得歪歪扭扭的。




突然从旁边草丛传来的脚步声吓了安迷修一跳,赶紧正过身子来故作正经。




“哎哟——这什么东西啊,草丛里恶心的虫子好多——”艾比愤愤地拍打着裙上的粘的叶子和灰尘,牢骚还没发完,一抬头又赶紧闭嘴了。




“艾比小姐...”




“安迷修——!?”




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内喊出了对方的名字,又急忙闭上嘴慌慌张张不敢直视对方的脸。




“艾比小姐,今天在下一定要说出口。”安迷修似乎下定决心,向前迈了一大步凑近艾比的身影。




艾比紧张的不行,呆毛抖抖大大的眼睛往上偷瞄一眼,注视到对方严肃的眼神又赶紧躲回来。




“在下,心悦您很久了。”安迷修深呼一口气,声音坚定而沉稳。




艾比一愣,呆毛直直竖起来,眼睛放光又好像是以为自己听错了,嘴角却不住上扬。




“什么……笨、笨蛋骑士你说——”




“在下说,在下心悦您!”安迷修提高音量,又往前凑了一步。




“呃——有人说、艾比小姐您也....所以今天在下打起精神想要向您坦白,就算是被拒绝也好,在下也...”




艾比打断他的话,抬起脚尖伸胳膊拽上安迷修的领带往下拎。




“本小姐也是!!!”艾比小脸通红,死死闭上眼。




并没有对方的回应传达过来。艾比悄悄张开眼睛看看他的表情,却被凑近的脸吓到了。




“那,请和在下在一起吧。”安迷修嘴角带笑,眼睛弯弯,朝艾比发出一个迷人的笑容。




“....”










笨蛋骑士的笑、今天还有点帅。




艾比脸红红,死死闭上眼在安迷修脸上刻下一个吻。










至于那位“说艾比小姐也喜欢在下”的人,大概就是希望成就老姐爱情的弟弟吧。

【信农】kiss.[1]

未完待续。全程日常小甜饼。

“哥哥——”

陈立信半夜下班,从自动贩卖机中拿了一瓶啤酒准备回家,却听到了这声呼唤。

他惊异地往那边看去,却没有将情绪浮现在面上,而是点头作呼应。前边的瓜皮头少年似乎是等了很久,有点不满却又无法抑制自己的喜悦之情,手把着自行车蹦蹦跳跳朝哥哥招手。

“这么晚了,不回家?”陈立信把瓶子打开,仰头喝了口啤酒,和陈立农一起在路上走着。

“妈妈说她今晚加班,让我先来这边等你,我今天晚上就住你家啦!”陈立农朝哥哥笑眯眯,随后又故作气愤地嘟囔:“可是你下班这么晚的啊,我在这等好久,现在都快要饿死了……”

陈立信目光瞥向小男孩,嘴角带着不经意的笑容:“嗯。想吃什么?”

“我都可以啦,又不挑食——”

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不知不觉就到家了。陈立信插钥匙开了家门,屋里灯没开,倒显得有点落寞了。

陈立农一点儿也不在意那些,他一边大叫一边飞奔进屋子里的沙发上,一屁股坐下去开了电视准备调节目,被陈立信空空的啤酒瓶敲了脑袋——

“这么晚了还看?”

“就看一会儿嘛!反正饭还没好,而且明天放假诶!”

啊..放假吗。陈立信反手把啤酒瓶丢进垃圾箱,转身去厨房忙活着给小朋友做饭了。

大约半个时辰,从厨房里飘出一阵好闻的气味,应该是饭熟了。陈立农鼻子灵,本来看这无聊的节目都快睡着了,在闻到这股味道后又马上从沙发上跳起来。

“吃饭。”陈立信靠在墙上看自家弟弟闪闪发光的双眼,不禁发出声嗤笑。

“放假的话,和我出门一趟吧。”陈立信抱着臂,对前面正吃的不亦乐乎的弟弟发出邀请。

“噢……好……”陈立农吃到一半突然愣住,然后低下头扒拉饭,脑子里乱七八糟。

完了……陈立农心想,他可能又想起来那次的事了。

兄弟俩一个月没见了,上次见面还是旅游的时候。当时陈立信邀请陈立农出去玩,结果被迫不及待想去一展歌喉的陈立农带去了ktv。
记得当时陈立农唱的开心,强行拉着陈立信
喝酒。陈立信因为酒量高,喝了三四瓶脑子还挺清醒,倒是陈立农喝了半瓶酒就醉的不行了,倒在陈立信的肩膀上,手搂着人脖子说胡话,还不老实要扒人衣服。
其实也确实是扒了。说起来比较奇怪,毕竟大家是亲兄弟,小时候都见过。但都这么大人了,不免有点羞涩。陈立信倒是无所谓,主动扒衣服的农农倒先害羞起来,扒了一半的衬衫悬挂在胳膊上,陈立信经常锻炼的好身材在陈立农眼里一览无余。
“继续啊。”陈立信挑眉,看看这个皮孩子还能干出什么来。
“呃、哥……”陈立农脸红,坐在他身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“现在才知道叫哥?”陈立信笑,手指玩弄陈立农的衬衫扣子,仿佛在逗乐。
这一举动不知道激到陈立农哪儿了,这个小朋友心一横,想着反正喝醉了不如爽一爽,反正也不会被骂。于是就低头……对着他脖子狂吸了一顿。
纵然是陈立信也吓一大跳,却马上恢复了理智,两手强行捏住他柔软的脸颊。
两个人的脸此时十分的近,陈立农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一下子亲了下去。
那是他俩的初吻。

陈立农从思绪里回过神,赶紧摇摇头要把心思赶走。
陈立信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,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开口。
“这次不会让你喝酒了。”

陈立农脸红:
“不要再说了!!!!”

未完待续♡

【陈立农x你】哄。



“喏,给你啦。不要生气了。”

熟悉的声音在你身旁响起。台湾腔好像生来就带着些撒娇意味,伴随着眼前忽然出现的玫瑰花。

你闷闷不乐,却还是乖乖伸出手把花拿过来搂在怀里。虽然因为他刚刚的态度心情好了许多,但仔细想想还是不能轻而易举地原谅这个小坏蛋。

陈立农眨巴眼睛,歪着头看天花板好像在想什么,抿起来还带着弧度的嘴角在你眼里倒像偷吃蜂蜜的小男孩,过了会儿一双大手便搂过你腰,把脸颊压在你肩膀上,好看的眼睛盯着你手里的花。

你被他毛茸茸的头发搔得痒,又耻于这个姿势的暧昧。把玩着玫瑰根茎的动作也刹车般停了下来,手不知道该放在哪。

“消气了吗?”他看着你,刚刚还带着的微笑此刻又不知道躲在哪儿,A得要命。

“对别人,我可以是陈总,陈哥哥,陈弟弟。但对你,我就只是陈立农。这些样子,都是你的。”

【凹凸乙女】吵架后

甜饼 突然高产

看剧看的少女心爆炸,所以写了

雷狮/安迷修/嘉德罗斯/格瑞

雷狮-

“……雷狮……”你闷闷不乐的走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,口中嘟嘟囔囔着那个让自己如此挂念的名字。

这块还是那么繁华。夜晚的路灯很亮,照射拉长着你的影子,还使身旁一对对路过的情侣身影格外显眼。这让你本就阴雨蒙蒙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闷,宛如一块块石头堵着心口般。

“喂。”刚刚肚子饿了决定去吃点什么解饱却听见身后那熟悉的嗓音,下意识想回头又忽然感受到腰间的温度,紧接着暴露在冷空气外的脖颈便从身后传来一阵阵热气,仿佛在轻撩心口般。

“唔……雷狮……”你吸了吸鼻子,嗓音还有些闷闷的。

“跟我回家。”他低头亲了亲你还带着些许粉红色的眼角,强行一把拦腰把你横抱起来。

“我……!我还没有原谅你——”你被吓一跳,尽力想要推开他抱着你腰的手。

“回家再说。”

“下次再闹脾气,后果就没有这么简单了。

安迷修-

你一屁股就坐在了路边的小道上,已经是深夜,小道上除了偶尔会过来几辆刚刚下班的汽车,别无其他。

你把还泛红的脸颊深深埋在两腿膝盖间吸溜吸溜,泪水却忍不住从眼眶内流出。

明明一直是自己这单方面发脾气,对待对自己这么好的安迷修却说了做了过分的话和事情,从而忍不住一把推开他夺门而出,恍恍惚惚的已经不知道现在在哪。

“小姐……小姐——”远方似乎传来一声呼喊,让你还在颤抖着的肩膀突然停下了,你略带惊喜的往那边看,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正在往你这边跑过来。

“我找您好久了……这件事是在下的不对,请您一定要原……”

你一下子站起来打断了安迷修的话,低着头,他看不见你的脸,还以为你在生气所以想要撩起你脸颊边的碎发,却被死死拽住了手不放。

“小姐……噗。”安迷修轻声呼唤着你,然后一把把你拉进怀里,用大衣轻轻环抱住你因为冬天温度而有些发抖的身体,攥着你的手呼了几口气。

“天很冷了,小姐一定也很冷吧?”

“现在和在下回去吧,在下要给小姐熬一碗热汤喝。”

嘉德罗斯-

“每天每天都是这样……烦死了——!”

你坐在路边的烧烤摊上,独自一人喝着酒,旁边还堆着几个沾着甜面酱的空盘子,似乎都是你一个人吃掉的。

店长站在你旁边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没关系吧小妹妹……和男朋友吵架了?”

听见他的话,你喝着酒的动作愣了一下,随后肩膀就开始颤抖着,眼泪一大滴一大滴落在桌子上,你干脆就趴在那里大声哭了起来,让店长无比焦急。

“让开。”嘉德罗斯不耐烦的一把把店长推到了一边,然后一脚踢开了旁边的椅子和空酒瓶子,捏着你低头啜泣的脸一下子吻了上去,满嘴的酒味和烧烤味让他忍不住皱皱眉,但还是继续了这个吻。

你死死的闭上眼睛,通红的脸颊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吻还是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,总之你已经醉的不省人事,再加上这一吻更是直接瘫倒在嘉德罗斯的怀里,然后被他抬起来架在肩膀上直直扔到车里。

“给我好好睡觉,渣渣。”

“不然明天饶不了你。”

格瑞-

下雨了。

冬天的雨很冷,雨点大滴大滴的滴落在你身上,你本来就穿的少,薄薄的衬衫上沾着雨水整个黏在你的身上,还往下滴着水,让你的身体忍不住颤抖。鼻子酸酸的,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你急急忙忙找了个还算比较近的地方躲了躲雨。雨天的公交车站完全空无一人,你把格瑞的外套抱在怀里试图得到一丝温暖,却只能闻到他身上的气味。

“格瑞、格瑞……”你闭着眼睛,小声念出深藏在心头的这个名字。

“我在。”

独属于他的清冷声音从上而下传达到你的耳中,让你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嘴角。

“原来我已经迷糊到这份上了……”

格瑞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。

这个傻丫头,还以为在做梦。

他叹了口气,蹲下身子来把刚刚收好的雨伞打开攥在手里,然后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大衣披在你身上,紧紧搂着你的肩膀跑出车站,直到你已经困得瘫在他肩膀上。

格瑞能听见你迷迷糊糊的喊他名字。他揉了揉你还沾着雨水湿漉漉的头发,眼中是平日不会有的温柔。

“不是梦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【凹凸乙女】童话paro

格瑞/嘉德罗斯/安迷修/雷狮

格瑞-睡美人

在纺锤扎到你手上的那一刹那,全宫殿的大臣骑士女仆们都与你一同倒在地上,似乎陷入了永久的睡眠般,这原本热闹至极的国度此刻变得无比寂静,平日活泼好动的小动物们仿佛石头一样定立在那边,就连自动工作的机器们都停止了运作,整个国家开始被阴雨所取代,雷雨声交加仿佛是在嘲讽些什么一般,雨滴滴落在地面上被吸收成为小草的养料——虽然这草已经枯萎调落。

格瑞势如破竹般砍断那阻挡城外人进入的荆棘,纵使他的手臂上已经被那毒刺扎出了血珠。

他不远万里来到你的床前,目光是以前从未拥有过的温柔。

格瑞俯下身子,宛若是对待着最高珍宝一般在你的嘴唇上轻吻一下,随后你便睁开了你的眼睛,注视着他的眸子。

“我的温柔,只属于你。”

嘉德罗斯-灰姑娘

暴躁的君主拒绝这个荒谬的招亲舞会,也拒绝这些美若天仙的女人。他从未对这些胭脂俗粉动过心,一丝一毫都没有过。

你只有默默无闻的从舞会的大门看着他,他只是坐在王位上,目光高傲的盯着下面妖娆起舞的年轻美丽姑娘们,却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不屑。

这样的王……我是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吧。

即使是穿着华美的、镶嵌着珍珠钻石的长裙,你的心也和曾经为后母做牛做马时一样,毫无自信可言。

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宫外的人撞了进来,你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被身边一位男子牵住了手。他目光温柔:

“要和我共舞吗?小姐。”你只是微笑着点点头,目光却不住的往嘉德罗斯那边看,便与他对上了视线。感受到那般炽热视线的你不禁急急忙忙转过头。

随后你便感觉到手中的热度似乎消失了,你诧异的抬起头,看见刚刚邀请你共舞的男子已不知所踪,只看见嘉德罗斯的脸,让你不禁脸红心跳。

然而美好的时间是短暂的,十二点的钟声敲响——你急急忙忙的挣脱开他的手,不管自己的形象只是把高跟鞋直接往地上一丢就光着脚跑了出去。

随后的几天,你依旧和从前一样对着母后和姐姐们的臭脸说抱歉,内心还是无比的思念着你的君主——嘉德罗斯。直到他来敲响你的门,并且捧住你的脚为你套上晶莹剔透的水晶鞋时,你才发觉这不是梦。

“我不介意你成为圣空国王妃。”

安迷修-白雪公主

公主大人在吃了邪恶继母的毒苹果后昏倒在地,七个小矮人又哭又闹的将你送进晶莹剔透的水晶棺中,一日复一日的为你送上鲜花和食物——

即使你无法体会到。

他们在等,你也在等。可那本应骑着白马匆匆而来对公主一见倾心的王子大人却迟迟未到,反而等到了骑着白马的骑士大人。

他的气质丝毫不亚于邻国的王子大人。他目光严谨认真却在见你时袒露出十分的柔情,他可以包容你作为公主的一切坏脾气和公主病,也可以包容你的一切不完美,这只因为他爱你。

安迷修的吻是温柔且绵长的。你迷迷糊糊的可以感受到他的舌头与你的舌头在嘴中缠缠绵绵,最后他好像是从你的嗓子旁找到了什么东西一样,那是苹果核。

你睁开了你的眼睛。他似乎是已经知道了你会醒来一样,并没有丝毫慌张的神色。

“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,我的公主大人。”

雷狮-美女与野兽

那头高大凶猛的狮子已经绑架你好几天了。你被囚禁在这无趣的城堡里,向来渴望自由的心被死死的封闭在这锁头之中,想挣扎却又挣脱不了。

你试图和他交谈,可他怎么也听不进去你说的话。

父亲,您还好吗。你每天都在窗口前望着前方你的城堡双手合十默默叨念着,这一切雷狮都看得到。

终于有一天,他打开了囚禁着你的锁,并且说:

“你走吧,走了就不要回来了。”

你满心欢喜的出门去寻找父亲,并没有在此地久留一分一秒——这让雷狮的心已然差不多跌落到谷底。

你在外面遇到了几匹凶狠的豺狼。你手无寸铁又是个小姑娘,碰到这种事情完全是没有自保能力的。就在这几匹丑陋的生物逐渐哼哼着靠近你时,从前方传来的温暖让你忍不住失了神志。

是你吗,雷狮……。

你不想承认,你对一个绑架并且囚禁你的怪物动了心——可事实如此。

你并不知道雷狮的玫瑰花为什么一天天的在逐渐调落枯萎,但你知道你对他的真心。

就在玫瑰花的最后一片花瓣即将调落之时,你几乎是用尽了毕生的勇气去抬起脚尖亲吻他。

你能逐渐感受到,那庞大的身躯逐渐缩小,那狮子的毛发也逐渐变成了人类的肌肤。

他低沉的在你耳边笑出声,这让你的脸热辣辣的。你能感受到他正在触摸你的脸颊,并且更过分更激烈的亲吻你。

“所以,做我的女人。”